网上行踪      留 言     文章选登      版主介绍       

 

  
 

朔州文化名人走笔

                   
  黄树芳 水既生 王生明

池茂花

常  亮 范金荣 李秀峰 雪  岩 康  美
  傅  业 李  尧           赵  达 关耀民
  沈忠秀 钟声扬 张元业 丁 福 李 柱 贾正江 王文海 刘相承 刘西平
                   
     
 

作 者 简 介 

         

         

    边云芳  山西朔州人,生于七十年代。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山西青年报从小酷爱文学,在学校时就开始发表文章;参加工作后,深入生活,创作了许多反映朔州人民群众生活的优秀作品迄今为止,在全国各类报纸杂志发表散文、小 说、报告文学、纪实文学等作品60余万字。出版散文集《落花时节》。

    散文集《落花时节》共收录了作者近几年来公开发表的散文36篇,全书分为感情叙述、屐旅鸿爪、读书思考、心灵感悟、等篇章。文字清醒,文笔优美。是作者多年来笔该的不辍是一个小结,也是作者的第一本散文集

 
     

流 水 行 云 读 诗 魂
 

                                  ——访 钟 声 扬

                                                                           边云芳


      钟声扬先生是国家一级作家,他以风格独特的长诗创作和长篇散文诗创作而著称当代诗坛。他的作品气度恢弘、内涵博大、手法新奇、寓义深刻,他遣山调水,挥洒古今,标新立异,自成体系。在他身上有许多个第一,许多个首例,许多个“谜”。他卓越的才华和惊人的独创性使得全国各地越来越多的作家、学者、教授来解读他,研究他,继而懂了他。

                                      (一)

   “为了寻求自然与人生的爱,我在沉思中面对天光云影,讲了许多也许你并不熟悉的话,写在绿叶上,送给星星、月亮和蜜蜂们……”有谁没有读过这么空灵优雅的诗句呢?又有谁不被这浪漫缠绵的意境深深地打动过?我想,大凡对生活充满了热爱之人,大凡喜欢摆弄方块字之人,都会被钟声扬先生那充满了智慧、才情、聪黠、哲学以及洋溢着积极的浪漫主义气息的散文诗作所深深吸引而陶醉。
    自幼酷爱文学的我,大约是在十年前,偶然从一位朋友处得到一部名为《梦影》的长篇散文诗作,包括《影子,在我身后》、《星星,向我微笑》、《太阳,离我最近》、《月亮,在我上空》、《炊烟,从山下升起》、《玫瑰,开在梦中》共六部。返朴归真、俊彩飘逸的诗句几乎是在一瞬间直逼我的心灵,世界上原来还有这么美的语言啊。这样我便记住了一个叫“钟声扬”的名字。现在想一想,我当时是多么地孤陋寡闻,其实在我见到《梦影》前,钟声扬老师已经出版了现代格律体长诗灵魂三部曲:《月魂》《花魂》《国魂》,散文诗长篇爱情小说三部曲《初潮》《细雨》《晚风》以及《少年小夜曲》《浪漫春秋谣》等多部著作,被中国诗坛誉为“北国诗魂”,被艾青誉为“诗坛才子”。
    及至后来,我通读了钟老的全部作品,并认识了这位谈吐幽默风趣、智慧儒雅的长者后,心底的崇敬之情便油然而生。在我的少年时代,嗜书如命,常常为没有书可读而苦恼焦虑,总是费尽心机如寻珍宝般地搜寻任何一本只要是有文字的书。我记得有一次,和我经常玩耍的伙伴有一本《山西民间故事》,我想看,但她的条件是用我积攒下的上百张糖纸交换,我只好忍疼割爱,换得那本民间故事。这样,我常常想,如果当时我能读到钟老师的文字,是不是对于一颗渴求知识的心灵会有更多的启迪?我想答案是肯定的。
    好在,我终于徜徉在那一片流淌着月光露珠、飘洒着流岚雾霓的文字之林里了。
在山西省灵丘县境内,有一胜地曰曲回寺,它背倚九龙岗,面对阎背岭,群山环抱,气势雄伟。独峪河自东向西流过,清澈见底,潺潺有声。步入这个小盆地,如入世外桃花源。据传,赵武灵王以其山奇水秀,曾想在此建都,因考虑到此处具九龙下山八虎回头之势,本佛门圣地,未敢妄动。这样才建起了曲回寺。上世纪三十年代末,当中秋节的明月辉映大地的时候,钟声扬便诞生在这里。他在这儿度过了他的童年时代,成长为一名聪颖俊朗的少年。家乡的灵山秀水陶治着他的心性,给了他性格中先天的潇洒和飘逸。
    钟声扬的父亲是一位初通文字的贫苦农民,曾做过伴读书童。一天他将自己手抄的毛主席的《沁园春·雪》讲给年幼的儿子听,不料,这首词竟震憾了儿子的整个心灵,点燃了他最初的诗魂。由于家境贫困,钟声扬在11岁前一直是由父亲在家里教他识字,直到12岁时,直接上了高小五年级,因学习成绩优异,很顺利地考上了大同师范,直至山西大学。在大学里,他犹如鱼儿回到水里,禾苗遇见阳光一样,如饥似渴地饱汲着知识的甘露,文学、天文、地理、历史、军事、考古、宗教、哲学、人种学等无一不涉猎,无一不深研细究,仅中外文学名著就阅读了一千多部,深受但丁、拜伦、惠特曼、泰戈尔、莎士比亚、普希金、雪莱等文学大师的影响。

                                         (二)

       钟声扬先生的长诗是从史诗的高度,鸟瞰社会,关注人生。比如以抗日女英雄李林为题材的诗体小说《月魂》,反映晋察冀边区抗战史实的长篇诗体游记《花魂》以及大型民族史诗剧《国魂》,立意精深博大,气势雄浑磅礴。洋洋洒洒几百行,几千行,几万行能一韵到底而又变化无穷,张驰有度,与众不同,再现了语言的韵律美和节奏美。《月魂》出版后,参加国际文化交流,被认为“开创了东方诗体小说之先河”,并荣获首届赵树理文学长诗一等奖;《花魂》出版后,被诗坛公认为“是长篇诗体游记的东方首篇,填补了中华文学史的空白”。而《国魂》则“是一个惊神泣鬼的独创”。这三部作品其内容涉及到社会生活诸多领域的许多专业性、知识性的东西: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外交、天文、地理、物候、气象、文物、考古、历史、宗教、神话传说,以及民俗风物等等。具有较高的认识价值和史诗价值。而作品内容表现出来的爱祖国爱人类爱和平的大爱则体现了一种普遍的情感诉求,作家听见战争的警号在天地间阵阵鸣响,便号召有志于追求和平的朋友,跟上他的步伐,骑上骏马,奔赴战场,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钟老有着一颗热爱祖国的赤诚心灵,唯其有这种大爱,才会有这鸿篇巨制。
    散文诗,这一文学体裁是以对生活的满腔热情,在现实事物中捕捉形象,发现生活中的诗与美,并通过意境的创造传达诗人心中的诗与美。钟老运用这一种很特殊的文学体裁,创作了长卷集长篇情节系列散文诗《梦影》以及长篇散文诗小说《爱情三部曲》,这些投向散文诗领地里的“集束手榴弹”,在读者群中立即引起震动,中国散文诗学会主席柯蓝称赞到:“这是一个独创,是中外散文诗探索中的一个里程碑式的成果。”其中《月亮,在我上空》是我国公开出版的第一部长篇散文诗作品。
    钟声扬先生选择了这一至情至真的表达方式,来抒写对大自然的热爱。山下炊烟升起的小村,小村旁那带露珠的马兰花,明净的夜空上那颗颗闪闪的繁星,细雨中那遥远的牧笛、松树林、溪水,以及青蛙、山雀、知了、蝴蝶、牯牛、蜜蜂和蝈蝈儿们,在他的笔下姿容妙曼,风情万种;他用神奇的牧笛,将太阳和羊群一道吹上山岗,他请朋友带着白云、蓝天、清风和明月,走进他的诗行里来;他的左手是雁门关的半轮山月,右手是桑干河的一片蛙声;他常常邀请太阳、月亮、星星和他做伴,他时时将江河湖海、三山五岳称作朋友;他是生活的布谷鸟——欢乐的春天的歌手。他的眸子里总是溢着对每一茎草每一捧土每一个生灵深深的热爱,他醉心于山水,才会摈弃了喧哗,才会有了这空灵飘忽又极具个性化的雅蕴文字。唯其个性化,读来方觉成熟优美、回味无穷。
    柯蓝先生曾评价曰:“……作品语言的准确、生动、简洁、优美,和丰富多彩,表明作者思想感情的洒脱、成熟、深刻、练达与活跃。钟声扬的语言,标新立异,自成体系,充满魅力,极富个性化。值得认真研究。从语言学角度,可以归纳为8个特点:(1)东方语汇与西方语汇的融合。(2)现代语汇与古典语汇的融合。(3)书面语汇与口头语汇的融合。(4)文学语汇与科学语汇的融合。(5)社会语汇与自然语汇的融合。(6)人文语汇与生态语汇的融合。(7)诗意语汇与哲理语汇的融合。(8)庄肃语汇与恢谐语汇的融合。”柯蓝先生又在长篇报告《中国散文诗的走向》中反复强调:“作品的语言问题,实质就是作者的整体素质问题,人格修养问题。切忌就语言论语言,否则,就陷入了形而上学的泥沼。”
    长期探索,不断突破。在钟老的著作中,每一部都没有重复,不重复前人,不重复别人,也不重复自己,每一部都是前一部的超越。他的作品,以其“难度大,品位高,风格独特”已被中国现代文学馆全部永久性收藏。这在全国尚属首次。
我尤为喜欢钟老的《爱情三部曲》,包括《初潮》《晚风》《细雨》三部。作家分别用书信体、日记体、随笔体讲述了一个缠绵缱绻,感人致深的爱情故事。乡村教师许克和城市青年罗莎相爱了,许克在乡小学教室倒塌时为了救学生,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罗莎思念许克,便弃文从教,来到了许克生前所在的小学,不料又在扑救山火中牺牲。全文是生与死,过去和未来的心灵对白,是超出爱情本身的对于人世间乃至宇宙万象的深沉思考。文中语言时而小桥流水,时而电闪雷鸣,耐得咀嚼,耐得推敲,非常值得我们后生小辈学习。
    “晚风哟,已轻轻吹起,花儿哟,正朦朦入睡,月亮,还同往年一样,罗莎哟,此刻你在哪里?”这梦一般忧伤的语言,这雾一样惆怅迷朦的愁绪,又是怎样打动着读者的心扉!

                                           (三)

       四年前,就在钟老生病住院期间,他常常称护士不注意,拿着一小节铅笔,半片纸,随时记下对生活的感悟,闪耀过的火花,到出院时,10卷本的长篇哲理散文诗《星谱》便诞生了。在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在恍恍度日,碌碌无为,有多少人在追逐着物质的享乐、所谓精神上的刺激,而钟老挤着生命中的每一分每一秒,把他的经历和经验打磨成有益于人类进步的的篇章,供我们参阅。
    有一次他去盂县藏山旅游,看见山顶上有孤零零的一株参天大树,便随口吟道:“孤树不成林,但可以成景。”同伴们正在讶异于他的感悟时,他又吟道:“无依无靠也成才。”归途中,钟老看见石头被水冲过来碰到崖头后,拐了个弯儿找到出口走了,便见景而发:“挫折不是人生道路的终结,而是命运的拐弯。”听听吧,这些发人深思的警言妙句,这些浓涵禅学意味而又渗透着道家情趣的语言,读来让你思索更会给你启迪。这是智者对凡人的警告,是长者对年幼的劝慰,是思想者对芸芸众生的引领。这部“把哲学、诗和美还给生活”的力作,在我们迷茫时、失败时、得意时,都可拿来一读,助我们走好人生每一步。
     钟老一生无论做官还是为文,都超拔迈俗,潇洒随意。他爱国爱人爱自然,他对人生社会充满了理想充满了激情,他有一颗丰饶高洁的心灵,才有了这珠圆玉润、智慧洒脱的美文。难怪徐迟这样说:“钟声扬是个‘谜’,有两个不易理解,第一,做官是第一流,做诗也是第一流;第二,他的长诗是第一流,散文诗也是第一流,且几近极致。这是怎么回事?钟声扬是个‘谜’,要研究、要学习。”

       他披着月光从山中走来,走向城市的灯光,走向人生与事业的辉煌。流水行云、才情横溢的诗魂,此刻,他又在构思什么呢?
----------------------------------------------------------------------------------------------

   朔州踢鼓秧歌:代代相衍的塞外传奇

                                                                边云芳

    朔州地处内外长城之间,为历代北方游牧部落与中原汉族争夺之地,游牧文化与农耕文化在这里相互碰撞杂揉,从而形成独特的边塞文化关隘文化.作为其表现形式之一的踢鼓秧歌,粗犷奔放率真见性,上千年来在晋北蒙南一带的民间流传延续,任岁月交替沧海桑田,总是呈现出一种鲜活的姿态.这种表现水泊梁山英雄好汉事迹的大型古装民间舞蹈在2004年被列为山西省首批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项目,入选意味着在今日文化产业葳蕤蓬勃的背景下再度被挖掘,被赋予新的审美内涵.而传承这些舞剧种的一代又一代艺人,他们粉墨春秋经年累月,学人之优克已之劣,师徒为继代代相衍,脸上刻满了风霜,胸中燃烧着激情,你只要走近过他们,你就会为他们的执着坚韧以及那一点点苦涩一点点无奈更多的是那一份对秧歌艺术的一往情深而感动而回眸.

<1>渊源:一曲梁山英雄好汉的赞歌

踢鼓秧歌是一种融拳术、舞蹈、戏曲为一体的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街头广场艺术,雏形于宋末,持续于元明,发展于明清,兴旺于解放后,是反映北宋末年农民起义军梁山泊英雄惩恶济善、除暴安良、刺探情报、劫狱救友的英雄事迹的。

相传水泊梁山108单将中的董平是山西潞州人,在一次回家探母中,被契丹人掳于黑水河(今内蒙一带),由于契丹人也反宋,意愿相同,董平被释放。董平在归途中,路过朔宁府(今朔城区),正遇正月十五闹红火,于是董平和当地群众以文艺的形式编演梁山好汉迷惑官兵劫狱救友的故事。还有一种说法是宋江被招安后,有一部分人不愿意跟随宋江投降宋室,遂转移至长城内外,以教练秧歌为名,积蓄力量准备东山再起。无论哪一种说法,踢鼓秧歌都是源于朔州,都是在演绎和歌颂梁山英雄。

宋末时期,山西民间盛行太祖洪拳,朔州地处雁门关外,又为古战场,群众大多习武,因此,踢鼓秧歌的动作与韵律是以拳术为基础演变而来。踢鼓秧歌的男角称“踢鼓子”,以亮势飞脚为主,刚劲有力,矫键利索;女角称“拉花”,以扭步跌籽儿为主,灵巧活泼,轻盈细腻。男女成对,少则2人多则108人,人物扮相是水浒人物。有老生、须生、武生、小生、花脸、青衣、花旦、彩丑、小旦、武旦等行当,这是其它民间舞蹈所没有的。表演程式有100多种,节目分三大类,一是小场子,由2到5人表演的“双凤朝阳”、“小落帽”等;二是大场子,由40到108人表演的“杀四门”、“满天星”等;三是过街场,有”天地牌”、“双出水”等。

踢鼓秧歌在朔州比较普及,差不多村村都有,一过春节从初三起,每村起秧歌,正月十五集县城,乡间一直持续到二月二。现在闲散在民间的专业踢鼓秧歌队伍仍有30多支,从业人员上千人,如上泉关、上马石、七里河、西街、南街、北邢家河村等,其中南西河底村的秧歌队伍全部为女性。随着时代的发展,有的艺人加上了“孙悟空”、“白骨精”等形象,有的人物造型发生了改变,比如以前的丑角耳朵上挂着红辣椒,手里拿着扫炕扫帚,现在来看就不太雅观,有丑化劳动人民之嫌,故改成在脸上画圆形彩妆等。解放后,踢鼓秧歌《落帽》曾获山西省第二届民间音乐舞蹈会演二等奖、全国第一届民间音乐舞蹈会演一等奖,直至在2003年2004年的全省第二届、第三届广场文化艺术节上,大型踢鼓秧歌《满天星》、《庆小康》令观众叹为观止。

2〉延承:与大秧歌的一衣带水密不可分

要说踢鼓秧歌就不能不说大秧歌。其一,踢鼓秧歌有些节目在清末时被艺人加上小演唱进行演出,如《拉老汉》、《割红缎》等,现在仍有保留。后来这种演出形式搬上舞台,称为朔县秧歌,随着解放后女演员的增多、剧情丰富、剧本扩大后,当地群众就在秧歌前加个“大”字,成为朔县大秧歌。其二,朔城区大秧歌剧团(事业单位)艺人一代一代口口相传,他们不仅传授大秧歌的演唱技艺,同时传授踢鼓秧歌的一招一式,他们演出大秧歌剧目的同时,在重大活动比赛调演时,参加踢鼓秧歌的演出。其三,现在踢鼓秧歌的某些动作曲调又是从舞台中借鉴过来,如“云手”、“流水”、“二性”等,可以说,作为街头广场艺术的踢鼓秧歌与作为舞台艺术的大秧歌无论是在表演程式还是在演出剧目上,二者都是相互渗透相互揉合密不可分的。2004年9月在榆次老城举办的全国第六届中国民间艺术节上,踢鼓秧歌《双凤朝阳》和新编秧歌剧《泥窑》双双获得银奖。

〈3〉惊叹:108人的大型古装民间舞蹈

2004年8月27日,山西省第三届广场文化艺术节在朔州召开,反映水泊梁山英雄事迹的大型古装民间舞蹈亮相之后,其强大的演出阵容、典型的水浒人物扮相以及表现出来的粗犷奔放雄健俊美令人震撼。记者有幸一饱眼福见证其锦绣沧桑。

“日头上来一点红,照见汴梁一座城;赵宋官兵吓破胆,最怕梁山众英雄”。随着演员卢尚卿在雁门关上(道具布景)的一声“介板”起唱,李逵从城楼上跳下,打开城门,救出盟友。梁山众英雄从城门以“嘈声”入场。第一对鼓子是老生李俊、阮小二,着黄道袍、白喷头、白胡子,拉花是青衣林娘子、顾大嫂,着绿、蓝色裙服;第二对鼓子是须生杨雄、张青,着黑道袍、黑包巾、黑胡子,拉花是花旦孙二娘、扈三娘,着红衣;第三对鼓子是花脸李逵、鲁智深……随着鼓点的行进,出场演员形成5个斗子,表演小场子,鼓、锣、号、唢呐等乐器时而激昂如万马行进,时而婉转如山涧溪流。男角甩膀亮势,踢一脚立势刚强,打一拳七步难防;女角如莺似燕,飘一步轻盈细腻,逗一着艳丽多情,观者无不为之入迷。表演完小场子后,城楼上演员以大秧歌独有的“流水”、“二性”曲调再次起唱,所有演员阵容变成一个滩子,开始表演大场子,大场子气势恢宏、云蒸霞蔚。最后以架肩、上架、放火花收场回城。

时光凝滞,掌声与惊叹的表情将这一切得以诠释。

〈4〉感慨:一个艺人世家的秧歌情结

当最初的热爱成为一种执着成为一种坚韧时,流逝的光阴会把这种热爱蜕变成一种情结。伤感、怀旧、甜蜜、酸楚、欢笑、泪水、激动、叹息,只要一提起秧歌,都是那说不清道不明、欲说还休、欲罢不能、爱恨交织而又一往情深的别样情怀。

张元业,这位从13岁开始跟随父亲踢鼓拉花到今年73岁仍旧活跃在市井巷陌乡野村舍的老艺人,在叙述一些陈年往事时,心中的激动依然激荡如鼓,曾经的苦难和悲喜与秧歌一道已成为他生命的全部。

张元业的表兄周元艺名叫兰花红,解放前是晋北一带造诣极深的艺人,张元业的连襟常海是有名的鼓手。张元业从小除跟随父亲踢鼓子外,还拜周元为师苦练青衣,既踢鼓又拉花既演男角又钻研女角。又拜常海为师,苦学打鼓,技艺皆通。解放前,张元业在家乡即朔城区里磨町村一带,组织舅舅、表兄、叔叔、大爷等一家人,由父亲带领每到正月就开始走村串户表演踢鼓秧歌,后来又成立班社演出大秧歌剧目。解放后,张元业担任了朔城区大秧歌剧团团长,但仍是主要演员,青衣、花旦、须生、老生、老旦无一不能演且样样精通,台步、髯口、梢子、帽翅等功底极深。在沿北同蒲线京包线一连三个多月的演出中,其间的艰苦自不必说,冬天滴水成冰,艺人们冻得连鬓页子都沾不上,双手冻裂了口子。这期间,张元业还领着1岁的儿子张福,在耳濡目染中,张福逐渐学会了吹笙拉胡子,成为伴奏队的主要演员。

张老说有一次在农村演出,晚上搭个布篷子,睡在莜麦窝里,早上醒来一看,儿子的头边竟然卧着5条蛇,还有一次在山阴县演出,一连20天喝的都是菠菜汤,孩子跟着受了不少罪。但最让他难过的是文革期间,他回了农村,放羊拾粪学裁缝做衣服,午夜梦回,又见自己包着蓝包头踢鼓子。1976年剧团恢复,他的精气神儿一下子就回来了,到1990年退休,传承艺人近百名。期间,他曾走村串户了解踢鼓秧歌的流动状况,手把手指导农村秧歌队的建设,建立了档案和传承人名录,对相关的表演进行了录音录像整理。1998年,张福接过团长这一重担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鼓与呼。

说到这个秧歌世家时,还有一个至关重要、值得我们用心关注的人物,他叫赵甫仁,是张元业的大兄哥,张福的舅舅。赵甫仁今年73岁,从12岁起就参加踢鼓秧歌活动,既当演员又做鼓手。从1958年开始,他受省文化厅委托,走了六、七个县,上千个村庄,遍访30多位民间艺人,将踢鼓秧歌、大秧歌用文字、图形、简谱的形式整理成册,于1998年出版成书,共4册,计200余万字,填补了踢鼓秧歌历代没有书面材料的空白。第二、三届全省广场艺术节上的大型踢鼓秧歌的艺术设计均出于他之手。在赵甫仁简陋而略显寒酸的家里,记者看到的是一摞又一摞的书稿和随处放着的资料卡片。70岁的老伴常年卧病在床,赵老说,他现在的生活只有两件事,一件是照顾老伴,另一件就是教授踢鼓秧歌。说话间,他便为老伴倒开水服了药片,又在火炉里放了两铲煤块。也许,艺术和生活从来都是如此接近如此亲密吧。

〈5〉保护:拟采取的步骤方法

目前,踢鼓秧歌人员存在着业务技能水平难以提高、年龄趋于老化、新老交替出现中层断层等现象,对其资源优势的利用还没有形成一种以市场经济运作机制相结合的有序趋势。作为开展踢鼓秧歌活动、传播踢鼓秧歌这一文化载体和重要阵地的大秧歌剧团,现今只有几间简陋的办公室、库房、排练室破烂不堪。为此,朔州市文化局拟采取一些方法对该项目进行保护。比如成立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领导组,争取政府支持,组织有关专家对踢鼓秧歌进行广泛全面的论证,对专业人员、传承人、老艺人等的工作生活方面的困难给予帮助,建立内部分配激励制度,对做出突出贡献的人员给予相关的称号、表彰、奖励,成立培训基地、随团培训班等。目前,大秧歌剧团正在研究制订具体保护方案。

后记:塞北的冬天寒冷而混沌,当我紧裹着棉衣行走在朔城区旧城通往秧歌剧团的小巷时,分明觉得城市繁华背后的破旧,热闹背后的寂寞。在文艺形式多元化的今天,老艺人的无奈与苦涩无人能懂,他们一生的精彩和黯淡都被秧歌纠缠,他们沉迷、忘我、快乐。而现在较为年轻的一代艺人,他们大多是把踢鼓秧歌作为一种娱乐方式,他们不大关心这一艺术形式本身的价值和审美以及传承。好在相关部门已经行动起来,已经积极地在奔走呼吁。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株扎根在民间的艺术之树会根壮叶茂,永远常青。

                                        版主注:  作者:山西青年报记者

计数器
请您留言 

魅力山西摄影大赛作品(1)  魅力山西摄影大赛作品(2)   〖 出国在线 〗- 山西朔州平鲁春节:最热之土VS最热之洋 

晋 剧  北路梆子  耍孩儿 右玉道情 大秧歌  神池道情  莲花落 二人台  河曲二人台 “二人台”牌子曲  二人转 人体艺术

朔州人的网,自己的网,我们马邑人的网!

 

©2001-2007 山西《朔州文化网》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电子信箱:py_cn@hotmail.com  制作、维护:《朔州文化网》

地   址: 山西省朔州市平朔露天矿振华东街  邮编:036006

备案序号:晋ICP备050064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