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行         版主介绍       

「朔州风光」 「文物考古」 「地方民俗」 「民间艺术」 「传统民俗」 「历史人物」 「朔州艺术品」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戎子和    兰花红   白俊英   熊一燃   水既生   武喜荣  李  柱  郭奋阁  池茂花  唐宪国

 

尉 迟 恭

    尉迟恭(公元585年 —— 658年),字敬德,朔州鄯阳人。青年时以勇武闻名乡里,参加了刘武周起义军,并和宋金刚率军南下,陷唐晋阳、浍州,大败李渊军队,俘虏了永安王李孝基及独孤怀恩、唐俭、于均、齐世良等 5名唐将。公元 620年被李世民战败于美良川,复被围困在介休,经劝降,他和刘武周的另一将领寻相归附了唐朝。李世民让他当右一府统军。时隔不久,寻相等又相继反叛李世民,一些部将对尉迟恭也产生了怀疑,把他囚禁起来,并对李世民说:“敬德骁勇绝伦,今既囚之,心必怨望,留之恐为后患,不如遂杀之”。世民笑着说:“如果尉迟恭真要叛变,他那能在寻相之后呢?”于是令人释放了他,引入室内,赏赐了不少金银财物,并说:“大丈夫处世以义气相投,小小误会你不必介意,我怎能听信那些谗言相害于你呢!请多体谅。如果你真的想走,这些东西就算我送给你的,也不枉我们交往了一场”。
    当时,李世民正与王世充交战。有一天,他带了 500骑兵观察地形,王世充率步、骑万余突然把他们包围起来,世充猛将单雄信挥枪直刺李世民。尉迟恭见情况危急,不顾一切,大喝一声,把单雄信刺于马下,保护李世民冲出重围。这时,正好大将屈突通带领大部队冲杀过来,合兵攻击,王世充大败,被斩获6000多人,其冠军大将军陈智略也被俘虏。从此,李世民对尉迟恭更加信任,尉迟恭亦对唐一片忠心,跟世民屡战沙场,败窦建德、王世充、刘黑闼,立下了汗马功劳。
    尉迟恭善于避矛,又能夺敌矛返刺。齐王李元吉知道后,请去掉矛头与之较量。元吉多次突刺都不能中,反而被敬德夺走 3次,内心感到莫大耻辱,但也发现尉迟恭确实是员战将,为了和他兄长李建成共同对付李世民,他们用重金收买不成,决计铲除李世民这个羽翼,派人多次行刺。尉迟恭知道后,索性大开门户,安然而卧,刺客数次入室,始终不敢下手。继而元吉又在其父李渊面前诬陷尉迟恭,被下狱问罪。经世民多方面周旋,才免于被害。

    武德九年(公元 626年)六月初四,历史上发生了“玄武门之变”。秦王李世民针对兄建成、弟元吉联合争夺皇位的情况,在群臣的参谋下,率长孙无忌、尉迟恭等人伏兵于玄武门。那天,建成、元吉照例上朝,走到临湖殿,发现有变,拨马急走,建成被李世民射死。这时,尉迟恭率70骑继至,射元吉坠马。世民坐骑跑入林中被树枝所挂跌倒,元吉很快赶到夺下弓,扼住了世民喉头,在这危急关头,敬德驰马赶到,元吉拔腿便逃,被一箭射死。
    当时,李渊正在宫苑海池泛舟游玩,李世民今尉迟恭前去“警卫”。尉迟恭披甲持矛直奔那里,李渊见后大吃一惊,喝问:“今日乱者为邪?卿来此何为?”尉迟恭回答说秦王以太子(建成)、齐王(元吉)作乱,举兵诛之,恐惊动陛下,遣臣宿卫。这时,建成、元吉部下已杀进宫来,尉迟恭请李渊下道手喻,命令所有部队归李世民指挥。李渊见大势已去,只得依从。事变结束之后,不少人主张把建成、元吉死党 100多人处死,并没收其家产,尉迟恭坚决反对,他说:“罪在二凶,既伏其诛;若及支党,非所以求安也!”李世民采纳了他的意见,对建成、元吉余党不再过问。
    贞观六年(公元632年),尉迟恭官拜右武侯大将军,赐爵吴国公。这一年突厥犯境,李世民今尉迟恭前去迎敌,他率轻骑直入敌阵,杀其大将,突厥败走。贞观十一年(公元 637年),李世民大封功臣,以尉迟恭为宜州刺史,改封鄂国公。贞观十三年(公元 639年)二月的一天,李世民问尉迟恭:“有人常说你反,这是什么原因”?尉迟恭回答说:“我能反吗?我从皇上征讨四方,身经百战,能够幸存,实在是锋镝余生。今天下已定,还疑我反叛吗”?说罢脱衣扔地,露出身上枪箭伤疤。世民感动地说:“请你赶快穿上衣服,正是由于我不怀疑,才对你说这番话哩”。不久李世民又想把女儿嫁给他,尉迟恭叩首:“臣妻虽鄙陋,相与共贫贱久矣。臣虽不学,闻古人富不易妻,此非臣所愿也”。
    贞观十七年(公元643年),为了褒彰功臣,李世民命人将长孙无忌、魏征、尉迟恭等24名功臣像画在凌烟阁上,他还常去观赏,以表对功臣的赞赏和纪念。
    尉迟恭晚年闲居,学延年术,修饰池台,谢绝宾客。唐高宗显庆三年(公元 658年)二月去世,享年74岁,李治亲为他“举哀”,在京五品以上官员前去哀悼。

摘自《朔州史话》,书海出版社,1995,武喜荣编著

 

尉 迟 恭 造 寺

 

    在杭州下城有座仙林寺。仙林寺光有一座大殿,前面缺少个山门。这座不尴不尬的寺院,据说是唐太宗时候造下的哩。

    唐太宗小时候多灾多病,他老子怕他养不大,就让拜仙林和尚做师父。后来,唐太宗打出天下,做皇帝啦。仙林和尚听说杭州地方风景好,就要唐太宗在杭州造一座顶大的寺院,让他养老。 唐太宗碍着师父的面子,不好推托,便答应下来。 还差大元帅尉迟恭到杭州来,监造这座顶大的寺院。 。仙林和尚跟尉迟恭到了杭州,两人便商量这座顶大的寺院到底要造多么大。仙林和尚说:“这寺院是皇帝的师父养老的,非同小可,至少也得圈它五里见方的地皮!” 尉迟恭一听火起来,叫道:“谁见过五里大的寺院呀!我没当大无帅的时候,和七八个徒弟做生活,家里打铁的工棚炉房也不过五丈见方!你一个老和尚,除了吃饭、困觉、念经,又不做别样生活,要那么大的地方做啥?给你圈五十丈地皮造寺院,也算碰顶啦。” 仙林和尚漫天讨价,尉迟恭就地还钱,两个人争了一天,没有结果。

    第二天一早,仙林和尚差人请尉退恭再去商量。尉迟恭到了仙林和尚门口,刚刚跨下马鞍,只听仙林和尚在屋里大喝一声:“圣旨下!”尉迟恭一听圣旨下,只好趴在地下磕头。仙林和尚笃笃定定地站在屋里念圣旨, 一字一板,拖长声调慢慢来,几十个字的圣旨,足足念了半个时辰,念了一遍又一遍,念了一遍又一遍,一直从清早念到晌午。尉迟恭是个又黑又粗的大块头,你叫他跃马上阵,三日三夜也不会吃力的;如今却叫他跪着半日不动,直累得满头大汗,腰酸背疼,差点儿爬都爬不起来了。

   仙林和尚念罢圣旨,笑嘻嘻地问尉迟恭:“大元帅,这回听清楚了吧?圣旨上讲得明明白白的,要造一座顶大的寺院给我养老。顶大的寺院嘛,方圆五里地少得了么?” 尉迟恭仍旧摇摇头,说道:“圣旨上只讲造一座顶大的寺院,却没有讲要造五里见方大。我是皇帝派来监造寺院的,说一无二,还是顶多五十丈见方!”

   两个人又争了一天,还是没有结果。过了一夜,仙林和尚又差人去请尉迟恭。尉迟恭心想:这刁和尚叫我跪了半天,我也要叫他尝点味道!就从箱子里翻出一柄碧玉如意,藏在怀中,骑着马去了。他刚在门口下了 马,仙林和尚的老办法又用上啦——“圣旨下!”这一 回,尉迟恭不慌不忙地走进屋里去,往正中太师椅上一坐,摸出碧玉如意,喝道:“大上皇恩赐如意在此,下跪宣读圣旨!” 原来这柄如意是唐太宗的老子给尉迟恭的,因为尉迟恭打天下的功劳大,应该让他事事如意。仙林和尚没 料想他会有这一着,只好跪下来,急急忙忙把圣旨念了一遍,直直腰板想要起身。哪知尉退恭说:“慢着,慢着,我耳朵不好,还没听清楚哩!” 仙林和尚只好跪下再念一遍,尉迟恭还是说没听清楚。念了一遍又一遍,念了一遍又一遍,从清早念到夜 快边,念得仙林和尚差点断了气。尉迟恭看看差不多 了,才让他起来,仙林和尚触了这回霉头,知道自己拗不过尉迟恭,便乖乖地答应只造五十丈方圆的“仙林寺” 。

    仙林寺造成后,尉迟恭骑上乌雅马回京去了。仙林和尚想想不甘心,便骑了一头秃驴,“的嗒的”一路追赶上来,一直追到海宁县地界才追上尉退恭。仙林和尚在后面大声喊道:“大元帅慢点走呀!我还有一桩事情要跟你商量商量哩!” 尉迟恭勒住乌雅马,问他还有什么事情。仙林和尚说: “大元帅还不曾造山门哩。你倒说说看,天下哪有没有山门的寺院呀!” 尉迟恭想想也是的,就答应再给他十丈地皮,在寺 前补造一个山门。本来,这事情就好了结啦,可是仙林 和尚偏偏节外生枝,说要把山门造出五里路以外去。尉迟恭问他道:“这又是为什么呢?” 仙林和尚煞有介事地说:“这个道理你都不懂呀?我这仙林寺是大唐开国以来造的头一座寺院,山门造得远些,大唐江山就长久 啦!” 尉迟恭一听又火起来,狠狠唾了仙林和尚一口,骂 道: “呸!我们汗马功劳打下的大唐江山,难道只有五里路长么?” 仙林和尚还当尉迟恭要给他比五里路还多的地方呢,高兴得差点从秃驴上滚下来。 尉迟恭跳下马,拿竹节钢鞭在地上画了个十丈见方的圈子,说:“赌,山门就造在这里!”便自顾回京去啦。

    这一来,弄得仙林和尚哭笑不得。他原想拿大唐江山来哄一哄尉迟恭这个老粗货,好把山门以内五里路的田地都划归自己;哪知蔚迟恭偏要把山门造得更远!海宁和杭州隔着一府一县,一个和尚怎么能管得上这么宽呢,他的如意算盘又落空了。直到如今,这座仙林寺还是老样了:寺院座落在杭州,而山门呢?却孤零零地造在海宁。

 

 

 

  

       戎子和    兰花红   白俊英   熊一燃   水既生   武喜荣  李  柱  郭奋阁  池茂花  唐宪国     

©2001-2005 山西《朔州文化网》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电子信箱:py_cn@hotmail.com  制作、维护:《朔州文化网》

地   址: 山西省朔州市平朔露天矿振华东街  邮编:036006

备案序号:晋ICP备05006481号

朔州民俗与文化 Copyright © 2001-200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