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行    版主介绍       

 

 

 

中国在城市化浪潮中保护乡村文化遗产

 

    不少人担心,中国正在进行的这场世界上最大规模人口的城市化进程,会不会走到简单的“拆平农村建高楼”的弯路上,留存在乡间田头的传统文明痕迹是否会在“发展”的名义下遭受破坏。一些相对发展较早的城市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开始提出保护农村文化遗产的计划。

    杭州市在西溪国家湿地公园内建起一座江南明清古建筑博物馆,20多座古色古香的老建筑都是一位普通市民王保进在15年的时间里,走遍浙江、安徽、江西等地农村收集来的。他在当地拆除每一幢老房子的时候,把那些砖砖瓦瓦编号,然后运回杭州原样恢复。

    他说:“其实这许多年,我一直是在无奈地保护,因为我认为,最好的保护是原地保护,可惜很难做到。”

    杭州市提出,从今年起花5年时间,对全市所有农村历史建筑按修旧如旧的原则保护起来。据市园文局统计,全市共发现并登录农村历史建筑7784处,此外,还登录了名人故居、传统民居等近现代建筑3548处。

    在改革开放初期,不少地方政府觉得城市面貌太破旧,开展了一轮又一轮的大拆大建、“旧城改造”等。很长一段时间中,中国出现了一大批被当时的决策者认为“美观”、“洋气”的高楼大厦。而大量具有鲜明民族特色的中国传统建筑物被认为“太难看”而消失在城市建设的粉尘中。

    一位历史文保专家告诉记者,尽管六七十年代中国经历了空前的文化摧残,但是和八十年代的大建设相比,可能还是后者对历史建筑的破坏更大。结果造成了发展越早的地方,留下来的老建筑越少,发展晚的,倒由于后来人们文化素质提升而得到了保护。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杭州流传着这样的说法,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时留下一句话“美丽的西湖,破烂的城市”。杭州市就“知耻而后勇”,开展大规模拆建。时至今日,城市的决策者们发现,那些被拆毁的,才是真正有价值的,走了一条弯路。近几年来,杭州以“城市更新”理念,对全市剩下的1万多间老房子“应保尽保”。

    城市化已经成为当下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最强劲的发动机,近年全国还开展了新农村建设、农村危房改造等声势浩大的行动。一位政协委员提出,要吸取过去的教训,防止一些地方因不正确的发展观,以“城市化”为名,歪嘴和尚念经,对农村历史文化遗产造成一次新的破坏,“毁了城市毁农村”。

    杭州市近日提出,要通过保护农村历史建筑,创建“风情小镇”。市委副书记王金财说,开展“风情小镇”建设和保护农村历史建筑,是统筹城乡发展的重要载体,是传承历史文化的生动样本,也是“新农村建设”的重要窗口。

    中国美院教授、著名建筑师王澍在为世博会设计的唯一乡村案例馆“宁波滕头馆”中表达自己的忧虑,他希望通过这个馆,发出对当前“城市化”和“新农村建设”中可能出现的破坏乡村文化的警示。

    王澍认为,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乡村本来是比城市更美好的地方,是传统中国社会田园牧歌生活的载体,也是所有文人衣锦还乡的最终归属地。“而现在,城市建设正在抹平乡村的原有属性和历史记忆”,王澍说,乡村发展应有自己的评价体系,发展成和城市不同的另外一种生产、生活型态,而不是“唯城市为美”,简单地模仿城市。

    英国、韩国、日本等世界很多国家在城市化发展进程中都曾提出过类似理念。1926年英国成立乡村保护环保组织CPRE。该组织认为,城市的过度发展将会侵吞整个乡村的自然与传统人文景观,提倡保护英国乡村的传统风景,遏制城市的无限制扩张。当时的首相鲍德温说:“对我来说,英格兰就是乡村,乡村才是英格兰。”该组织发起的保护乡村运动,产生了重大影响,使今天的英国依然保持优美的田园风光。